青岛AG亚游官网登录|官方维修中心

名流 | 史蒂夫·霍夫曼:筹钱太多可能会害了自己

环球人物2019-10-07 15:29:57

点击收听环球人物

↓自制音频节目“名流”↓

主播:星火



前不久,史蒂夫·霍夫曼,这位培育出多家市值千亿级的独角兽企业的创业家,去了一家名叫黑蛾的酒吧,见到了许多奇特的艺术品,其中一个是以月亮蛾为原型。


随后,霍夫曼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:“月亮蛾不吃任何东西,所以连嘴都没有,一生只活七天,繁衍后就会死亡。我觉得,月亮蛾就像是一个个创业者,倾尽全力去触及那遥不可及的月亮,也许生命的美好就在于创造,去梦想一切不可能,包括那灼热的火焰和遥远的月亮。”

????

?

《环球人物》记者初见霍夫曼时,他剃了个光头,说话时眼睛瞪得特别圆,还时常哈哈大笑,是个很有喜感的人。但真正对谈时,他又颇有领导者风范,眼睛瞪着对方,自信而又坦诚。如果不打起十二分精神,这种气场还真招架不住。


采访那天,霍夫曼做了一场有关创业的演讲,主题是“如何把一个很小的点子孵化成一个大企业”。他在开场就给出的第一个秘诀是“不要筹太多钱”。当时,在座的创业者都十分诧异:筹集到更多的钱,难道不是每个创业者梦寐以求的吗?!霍夫曼却说:“如果你筹钱太多、筹得太快,很可能会被钱伤到。”紧接着,他举了两个例子。



硅谷曾有一家叫Colour的初创企业,是由一位名人创立的。靠着他的名气,Colour刚开始就筹到了4000万美元。他们的产品是一款革命性、颠覆性的照片分享APP,有一个非常大的团队,做了很多市场推广工作,办了大规模的产品发布会。但实际上,用户并不买账,因为日常生活中他们不需要这样一个应用。4000万美元很快打了水漂,Colour一无所获。


另外一个初创公司,名叫Queer。他们做的事情就是帮助风投投资给有意思的发明,并且把这些发明推广到零售商店。这家公司一开始就筹到了1亿美元,但因为产品太多、没有聚焦的方向,它的商业模式存在很大的问题,最后所有产品都失败了。


霍夫曼说,有些创业公司筹到不少钱,但并不知道具体要做什么,目标不清晰,就会把钱花在不值得做的事情上;有些创业公司的产品与市场不匹配,还不了解市场需求,就进入一种可怕的烧钱模式。“所以,如果商业模式有缺陷,多少钱都不能救命。太多的钱反而使初创企业很快死去。因此,初创企业只需筹到刚好需要的那笔钱就足够了。”



曾经,有位创业者找到霍夫曼说:“我想做一款产品,想跟你聊聊我的想法。”霍夫曼回答:“我又不是你的客户,找到你的100位客户,去跟他们谈谈,再回来找我。”


那位创业者果真这样做了,他冲出去找了100位客户,一位一位地问:“你会喜欢这款产品吗?会不会用它?”很多客户回答说,自己非常喜欢这款产品,希望将来能用到。这位创业者就兴奋地冲回来告诉霍夫曼客户的反馈。


谁知道,霍夫曼反而诚恳地劝他:“你已经输了,放弃吧。”


“为什么?!他们不是很喜欢吗?”这位创业者十分不解。


霍夫曼只得进一步解释说:“因为每位客户都会很礼貌地告诉你,他会喜欢你的产品,但没有一个客户说:‘哦,天哪!我爱死这款产品了!可不可以让我每天都能用到,我想用钱来买你的产品。’”


回想一下,我们常常在手机上下载一些觉得有意思的应用,但最后删掉了,只留下那些真正需要的应用。霍夫曼因此得出结论:“好产品一定是能够向用户提供极致价值,不管它是极致的娱乐价值还是极致的实用价值。而对创业公司来说,最重要的事情不是钱,不是市场,也不是你半夜三更突然想到的好主意。最重要的事情是知道自己的客户是谁,他们需要什么商品,如果不知道客户的需求,就永远不能做到最好的创业公司。”


?

霍夫曼出生在一个重视教育的犹太家庭,父亲是麻省理工学院教授,母亲是现代抽象艺术家,他经常跟别人开玩笑说:自己“一半是工程师,另一半是艺术家”。


年轻的时候,霍夫曼内心常有一股制造东西的冲动。可别小看了他这股 “冲动”,高中毕业时,他就做了50多部短片,写了一部科幻小说,还开发了一个软件数据库,设计了几十种游戏……家里的花园里堆满了奇形怪状的陶土雕塑,这也是他的“作品”。 霍夫曼说自己是个“冒险者”, 也是个“爱做梦的人”,唯一追求的是“做想做的事,而不是那些看上去应该做的事”。


不过,霍夫曼想做的事情可真是太多了,所以这些年从事的职业也是五花八门。他当过计算机工程师、电影制片人、作家、游戏设计师、风险投资人、配音演员、创业者……这些不同的经历把他训练成了 “杂家”,他也因此了解了各种行业的用户。



当然,作为一名创业导师,对霍夫曼影响最深的,自然是创业者这个职业。他曾经先后和别人合作创立了3家企业,最后都获得了风险投资。对他来说,创业是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:他目睹过互联网泡沫的膨胀和崩溃,经历了2008年金融危机,也赶上了最大的几波技术浪潮。曾经在“战壕”里挣扎,知道创业有多艰难。但最后,这些都成了他开展创业教育的基础。


2012年,霍夫曼结束了第三家创业公司,决定休息一段时间。那时,他的很多朋友开始在硅谷创业,他们找到霍夫曼说:“你是怎样写商业计划书的?怎样融资的?我该让哪些人进入我的顾问团?……你一定得帮帮我啊!”


几个月后,霍夫曼意识到大多数创业者问的是相同的问题。他于是在网上贴出“答案”,其中的一些帖子疯传开来。很快,一些陌生的创业者也向他求助。为了解答更多的创业问题,霍夫曼建立了创始人空间项目,开始和同事在旧金山、硅谷举办一系列的以创业为主题的圆桌会议。不久,这些会议发展到洛杉矶、纽约、得克萨斯……几年后,创始人空间项目逐渐从霍夫曼的一个业余爱好和义务活动,变成了一个全球性企业。


如今,创始人空间已经孵化出包括如Instagram、Etsy在内的很多着名企业。他们都曾经是非常小的企业,都在创始人空间孵化器起步,现在都已经是市值百亿或者千亿级的独角兽企业。


在演讲现场,霍夫曼展示了一张PPT地图,红色的星星一簇簇闪耀着,它们代表创始人空间的全球50个合作伙伴。因为这些年积累的成果,创始人空间孵化器也被《福布斯》杂志评选为全球第一的加速器空间。

?

?

这几年,霍夫曼在中国花了大把时间,因为中国已经是创始人空间最大的境外合作伙伴。创始人空间已经在北京、上海、武汉等地方设立了孵化器,用来辅导初创企业。很多中国创业者慕名向霍夫曼请教时,都会问他同一个问题:“我是不是应该放弃了?我已经坚持了半年了,一年了……”每当这时,他总会回答说:“赶紧放弃啊,千万不要再坚持了!


霍夫曼表情夸张地告诉记者:“很多人会鼓励他们再坚持坚持,但我从来不这样说。没有一位创业者想半途而废,变成一名失败者,当他们问出这句话时,心中就有答案了。如果可以继续走一步,他们肯定会问接下来怎么做。不过,这里的放弃只是放弃这个项目,绝不是放弃继续成为一名创业者。”


现在,中国的一些创业公司已经从创始人空间那里获得了很大帮助,取得了发展。比如,上海的一家创业公司做出了一款名叫hiibook的邮件APP,它的特别之处是以对话的形式来呈现用户的邮件,除此之外用户还能够发文字、文件、图片、视频、语音等内容。霍夫曼和创始人见面时,hiibook已经有1000万的下载量了,但他们正面临两个问题:第一,投资人正催他们在产品中加入广告,怎么办?第二,他们到底应不应该集中资源进军美国市场?



霍夫曼说,这两个问题的答案都是否定的。首先,他们不应该在这个阶段做任何可能影响到用户数量增长的事情,脸书、推特、微信和其他任何快速发展的应用,都是在市场上占主导地位后才加入广告的。其次,他们应该更专注于中国市场,他们的团队并不大,在美国运营要投入大量的资源,这会影响他们在中国扩张的能力。而且他们在美国投入大量时间和资源后,很可能发现,在美国hiibook并不太受欢迎,微信就是如此。对刚刚成立的创业企业来讲,专注于一个已经立足的市场是一个更好的选择。霍夫曼说:“如今,创始人空间帮助hiibook走进了韩国和美国市场。”


中国这么大,区域这么广,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特点,创始人空间怎样帮助中国的创业者?霍夫曼有一套策略,他打算在中国主要城市找到合作方,但对这些合作者是有要求的,他们必须在当地长大,在当地有自己的关系网。这样的合作者才能引领创始人空间在当地扎根。武汉的创始人空间就是按这样的模式建立的。


霍夫曼说,教育是他最大的任务。除此之外,他想作为一座桥梁,连接中国、美国以及其他国家。如果中国的创业者想走出去,创始人空间就能帮助他们走向硅谷,走向包括日本、德国等创始人空间走过的22个国家。当然,如果别的国家想走进中国,创始人空间同样可能成为那座桥梁。

?

作者:王媛媛

?

听完了,还想再换换口味嘛?

你可以听到民国豪门兴衰史,

也可以听到激励人心的奋斗故事,

更多精彩内容,

请点击“环球人物杂志”订阅号菜单中的【原创视听】

或识别下方图中二维码

进入环球人物喜马拉雅电台↓


?